数字鸿沟及其危害

梅雷迪思·塞伯利希(Meredith Seiberlich)

编者注:千禧一代之声系列由千禧一代编写,并为千禧一代撰写,以促进无党派讨论。 Meredith Seiberlich是美国大学大二学生。 本评论中表达的观点仅是作者的观点。

随着我们进入21世纪,电话和电视不再像50年前那样成为社会资本的唯一强大力量。 互联网的使用已成为最普遍的通信形式。 但是并不是每个人都参加。

对于15%的离线美国人来说,在线和离线人群之间会形成数字鸿沟。 这种差异对线下人口的教育程度和未来的成功有严重的影响。

数字不平等加剧了美国的种族和社会差距。 离线人口不成比例地由服务不足的人口组成,包括农村地区的人,低收入家庭和妇女。 在美国,没有互联网连接的人口中有80%处于贫困线以下(这是除墨西哥以外的所有其他国家中最高的比例)。

资料来源:麦肯锡公司

美国的农村地区是全美识字率最低的地区。 许多地区很难找到负担得起的宽带,并且缺乏图书馆或媒体中心的资金。 在家中没有互联网访问的年轻学生只能在学校呆1-2个小时的实验时间,有时他们被骗或懈怠,养成难以改变的习惯。

家庭作业已经发展为严重依赖互联网连接,而缺少此类访问权限可能很快导致无法完成作业。 如果我们还考虑互联网在获取高等教育方面的作用,从申请经济援助到参加在线课程,数字鸿沟都会使服务不足的人口陷入贫困循环。

资料来源:Flickr,拥有知识共享许可

互联网不仅提供家庭作业平台:在线还可以找到辅导服务,社区论坛和大量学术信息。 甚至在课后用电子邮件向老师发送问题的能力也是互联网用户的特权。

提供负担得起且可访问的Internet连接无疑是一项技术创新的想法,但它还远不止于此。 互联网访问可能意味着高中毕业或辍学,职业或贫穷之间的区别。 我们大多数人都将这些机会视为理所当然,但是对于其他人来说,他们缺乏互联网访问权限为教育成功带来了无数障碍。

资料来源:Flickr,拥有知识共享许可

很难量化互联网提供的机会的确切数量,这使得缩小数字鸿沟变得更加关键。 互联网访问的增加意味着社会的教育程度更高,经济实力也更强。 与政府领导人和社区组织者一起,我们可以创造一种授权文化,而不是不平等文化。

Meredith Seiberlich 是美国大学大二学生,主修政治科学,辅修社会学。 她是公共事务学院的大使,Step Up AU的校长和计划协调员,以及哥伦比亚特区贫困小学生的导师。 她对水獭,Lyndon B. Johnson,沙拉三明治和回收利用充满热情。

作为受《内部税收法》第501©(3)条管辖的免税非营利组织,千禧一代行动项目(MAP)通常被禁止企图影响立法机构的政策和立法。 重要的是要注意,来宾作者经常对政策制定者目前正在辩论的问题和政策事项持坚定立场; 但是,当他们这样做时,他们只是为自己说话,而不是为MAP,其董事会,理事会或员工说话。